欢迎来到广州招聘网!
广州分站
越秀
荔湾
海珠
天河
白云
黄埔
番禺
花都
南沙
增城
从化
其它分站
返回主站
留学生当保姆,985硕士送快递:这届年轻人怎么了?
2022-01-06 00:01:19 阅读量:321 来源:智联招聘

1000.jpg

最近,有这样一则话题登上热搜:

 
“90 后留学生回国做住家保姆 5 年月入过万。”
 
对此,评论区声音两级分化明显,有人表示“大材小用”,也有人认为职业不分高低贵贱。
 
让人不由联想起前段时间,同样备受热议的“90后硕士辞掉金融分析员工作,当废品回收员”一事。
 
似乎“名校毕业”、“海归精英”这类词语,一旦与保姆、废品回收、快递外卖等“低门槛”的词语牵扯上关系,不管是对知识还是对智力都是一种浪费。
 
因此,每当有“高学历”人才,从事的职位档次与大家的预期不符时,就容易引起网友们的激烈讨论。
 
微信图片_20220105235909.jpg

相信不少人,对于“职业选择”的启蒙都源于这样一句话:
 
“你一定要好好学习,不然长大就只能和某某一样XXX。”
 
这个“XXX”包括但不限于收废品、擦皮鞋、服务员等几乎不需要学历进行支撑的工作。
 
而一旦拥有高学历,必定要绑定类似科研、金融、管理等“高成就”“高地位”的岗位,才对得起多年的辛勤耕耘。
 
但事实上,仔细研究过往案例,我们可以发现,高学历求职者在家政领域的工作,早已不像从前那么单一。
 
除了日常的家务,还同时涉及到早教、外语、收纳及家庭管家等领域范畴。月薪十分可观,还同样能够凭借自身所学,提供专业的家务统筹服务。而不是像大多数人所想象的“浪费人才”。
 
事实上,高学历人才不能从事“低价值”工作的这一观点,不仅片面,更是对就业者的一种职场上的隐性歧视。
 
职业不分贵贱,职业生涯无“标配”。
 
对于就业者而言,在择业的过程当中,是听从外界的声音,还是遵从自己内心的选择,也是极其关键和需要勇气的一环。

微信图片_20220105235949.jpg

 
中国有句老话,叫“隔行如隔山”。
 
很多人对各行各业的认知,往往还停留在表面。
 
但事实上,求职者在做职业选择的时候,永远是紧跟市场供求关系在走的。
 
就像嘲笑留学回国做保姆的人,往往看不到这份工作背后,家政人员向高学历发展早已是大势所趋。
 
曾经人们更多是为能不能吃饱穿暖的生活层面上的问题发愁。而现在,随着社会经济结构的变化,越来越多人的关注点变成,目前的生活服务体系能否够满足精神层面需求的问题。
 
此时,保姆早已不是简单收拾家务就可以轻松满足需求的工作。在此基础上,越来越多的家庭愿意为“育儿”“教育”“管理”“收纳”等其他综合技能层面付费。
 
甚至,在同一个家庭,同时存在“家务保姆”“育儿保姆”“资产管家”等多职位的情况,也屡见不鲜。
 
同样,提到硕士生收废品,脑海中立马浮现出来的是“衣衫破烂”“到处翻垃圾”的脏乱差形象。
 
但事实上,这一行的利润并不低。很多人可能想象不到,目前我们国家的废品回收利用率仅25%左右,剩下的75%待开发。因此,我们平时收完快递随手丢弃的纸壳,本身就是一个暴利产品。而且从宏观来讲,这也是为环保做贡献。
 
伴随高学历人才的参与,能够让他们将学到的知识,活用到传统的废品回收行业当中,对其进行变革与创新,将它的运转模式变得更加科学便捷,利润也随之变得愈加可观。
 
因此,高学历人才步入“低门槛”领域,表面看似资源浪费,但实则更像是对目前行业的创新。
 
不仅能够填补上市场供需上的空缺,同时也是对行业体系的更新和改写。

微信图片_20220106000036.jpg

曾看过这样一句话:
 
都是砌墙,但有人只看到现在,认为自己就是一个工人;而有人认为自己在建设一座大楼,还有人认为自己在建设一个城市。
 
用在此情此景里,相当贴切。
 
就像打响“高学历低门槛”择业第一枪的,北大毕业卖猪肉的陆步轩。
 
当时消息爆出,立马成为广大看客眼里的谈资和笑谈。
 
但他们不知道是,陆步轩选择卖猪肉,并不是受生活所迫带来的“走投无路”。相反,他是因为看中了猪肉市场的巨大涨幅空间,在反复权衡利弊后做出的尝试。
 
正因如此,他的猪肉事业越做越大,在嘲笑声中硬是将“杀猪”这件事做成了资产上亿的产业。此外,他还编写了《猪肉营销学》讲义,填补了屠夫专业学校和专业教材的空白。
 
这就是知识、远见对人产生的影响。
 
相反,在过去一波又一波的外语热、金融热、法学热等热潮当中,不少学生在缺乏审时度势的判断的情况下,一股脑的全涌入到各种热门专业中。
 
最后,在择业阶段,同样将巨大精力耗费在“进大厂”“体制内”“世界500强”等热门职业选择当中。
 
等到热度消散,“逃离体制内”“大厂批量裁员”“35岁职业瓶颈”等话题甚嚣尘上,大量求职者呆愣原地的同时。像“物业”“家政”“农业”甚至“殡葬”等领域,因为过于冷门,反而成为社会上稀缺的人才。
 
因此,不管是家政、外卖、杀猪,还是收废品,当读书无用等观点甚嚣尘上,真正值得我们关注的,是躲藏在过表象后的本质,是透过浮躁的表象看到未来。
 
就像北大校长许智宏说的:“从事细微工作,并不影响这个人有崇高的理想。”
 
恰同《新华字典》1998年修订版,关于“前途”一词的解释:
 
“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;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;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: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。”
 
如今,这句话或许可以换个说法:张华进了大厂;李萍开了公司;我在当住家保姆。
 
我们都有着光明灿烂的前途。

留言说说,你怎么看“高学历,低就业”